与死神相伴的至尊美食:日本人吃河豚你可能不知道的事

如果说世界上有哪种食物集结了鲜美与剧毒(还有萌死人不偿命的模样),河豚必定榜上有名。对河豚稍微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河豚体内含有剧毒,仅0.5毫克就能致人于死地,毒性相当于剧毒药品氰化钠的1250倍。都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英雄,但我觉得,第一个吃含剧毒的河豚的人才是真英雄,或许这第一个人就是日本人。

日本食用河豚的历史渊远流长,最早可以追溯至约2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日本考古学家从当时的贝冢里发掘出河豚科鱼类的骨头。到了约6000年前的绳文时代,考古学家又从各地的遗迹中出土了许多河豚的齿骨,从这时起,河豚已根植日本的饮食文化。看到这里或许有人会产生疑问:难道当时的人吃河豚不会中毒吗?有一种说法认为旧石器时代和绳文时代的河豚没有毒或者毒量极少,不会对人体产生伤害。按照这种说法的话,以当时人类的烹饪技术而言,的确是比较合理的解释。

如此萌物竟含剧毒,可偏偏它又如此美味,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至于河豚体内之毒的来龙去脉在此不作深究,总之,日本人爱上了这道美味,即使冒着身死的危险也要一尝河豚的鲜美,欲罢不能。按理说,吃不吃河豚属个人自由,后果嘛,个人承担就好,但对于一类人来说,河豚却成了禁忌的美味。 事发1592年丰臣秀吉出兵朝鲜之际。武士们在靠近朝鲜的九州地区(也有说是在山口县的下关)集结,他们把捉到的野生河豚当成普通的鱼类煮了吃,结果不少武士在吃了河豚之后中毒而死。丰臣秀吉大怒,遂向全国下达了禁食河豚的命令。在日本武士的世界,战死或为保护主公而死才是武士的至高荣誉,因吃河豚中毒而死简直不可理喻,也不可接受。

日本武士虽然社会地位高,但是在食用河豚这一点,还真不如平民百姓。 这项禁令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直到进入明治中期才得以解禁。这个解禁的关键人物就是日本第一代内阁总理大臣伊藤博文。 话说1887年年末的一天,伊藤博文在他命名的一家料亭——春帆楼——小住。这家料亭位于下关,经营者是一对夫妻,与伊藤颇有交情。这天用餐时间到了,伊藤向料亭的女主人提出想尝一尝下关最美味的鱼料理的请求,女主人一时之间犯难了。如果是平时她会很高兴的应承下来,但偏偏当时海上狂风大作,无法出海捕鱼。思前想后,女主人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虽说当时全国禁止贩卖和食用河豚,但下关人舍弃不了这个美味,私下里仍继续食用河豚。想来女主人也私下在品尝这个美味,故而她将河豚端上了伊藤的餐桌。伊藤尝后赞不绝口,当问到女主人这是何料理时,女主人也毫不隐晦的说明真相,伊藤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说这样的美味不应该遭到禁止。第二年,他就命令当时的山口县知事原保太郎先在山口县内解除河豚禁令。同时,春帆楼成为第一家公家允许出售河豚料理的料亭。

明治时期的春帆楼庭院,左起第二位是伊藤博文。 之后,日本其他地方也陆续解除河豚禁令,太平洋战争结束后才全部解除。春帆楼也趁势将分店开到了全国各地,进驻各大百货商店、酒店,名气越来越大,提到河豚,日本民众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下关的春帆楼。但你们有所不知,现在,日本全国打捞的河豚,约6成都进了大阪人的肚子。 大阪靠近西日本历史文化悠久的京都,其作为西日本最大的城市也构筑了自身特有的文化,比如饮食文化。 大阪有“天下厨房”的美誉,得益于濒临濑户内海的优越地理位置,这里汇集了全国各种食材,是许多我们耳熟能详的传统日本料理的发祥地,比如涮涮锅、怀石料理、大阪寿司等,此外还有各种深受大众喜爱的当地小吃,烤章鱼、日式煎饼、串烤等。不过,河豚料理也是大阪的一大饮食文化。

广告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