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榜首大战VAR改判鲁能进球的三大争议,应该如何解读?

榜首大战,鲁能和上港最终1比1握手言和,比赛中,鲁能在1比0领先的情况下,王彤抢断奥斯卡,随后经过连续传递之后,吴兴涵助攻佩莱头球破门,这个进球几乎锁定了鲁能的胜局,然而,VAR介入,澳大利亚主裁判阿姆斯随后判罚鲁能的进球无效。

这次判罚引发了极大的争议,争议有三点:其一,VAR追溯犯规是否符合程序?其二,主裁判拒绝在场回看分析(现场观看回放)是否违规?是否不负责任?其三,王彤真的犯规了吗?而这一点同样和VAR是否应该介入相关。

VAR在2018赛季被引入中超,同时2018俄罗斯世界杯也引入了VAR系统,相信球迷对VAR已经比较熟悉了,但争议仍旧无处不在,而这一次鲁能被取消进球,是一个很典型的案例。

在此,我们也通过IFAB(国际足球协会理事会。其成员有五个:英格兰足球协会、威尔士足球协会、苏格兰足球协会、北爱尔兰足球协会、国际足球联合会。IFAB是足球竞赛规则的全球决策机构)的VAR规则,对这一次判罚进行详细解读,同时帮助球迷朋友们更好地了解VAR规则(《规则》全文共67页,详见今日推送第4条)。

争议点之一

追溯进球前的“犯规”是否符合规则?

先不说王彤和奥斯卡的这次对抗是否犯规,我们必须要讨论的一个问题是,VAR是否可以追溯进球前的犯规?很多声音并不认可这一点,并举出格列兹曼在世界杯决赛中假摔导致法国进球,VAR没有追溯作为案例。

按照规定,VAR适用的其中一种情形就是无效进球,而无效进球又分为两种方式,第一种是犯规进球,第二种是越位进球。

越位进球在VAR的使用非常普遍,但犯规进球的使用不是很多,其实在世界杯上,犯规进球也有使用VAR,比如葡萄牙和西班牙的比赛,科斯塔的进球帮助西班牙把比分扳平,葡萄牙球员投诉科斯塔肘击犯规在先,裁判就使用了VAR,随后判定进球有效。

VAR规则明确表示:“进球/点球判罚只有如下情况出现因裁判员明显漏判犯规后导致进攻球队控球时,才可以更改此前的判罚决定:1,在开放式比赛中。2,在对方“失去”球权时,或因与对方争抢球而失去球权时。”

此次VAR介入的节点是王彤和奥斯卡争抢球,并由鲁能控球后完成进球,从时效性上来说完全是可以追溯的。不过,是否追溯其实还涉及另外一个问题:判罚是否明显错误,这就涉及到另一个争议点,我们随后会进行解读。

需要说明的是,世界杯决赛,格列兹曼假摔获得定位球,随后导致法国队进球,与这场比赛的情况并不相同。格列兹曼的假摔可以追溯码?答案是:不能。

规则明确表示:“在做出球权归属决定恢复比赛,不得更改此前做出的判罚决定,因此这一阶段不得进行回看分析。”原因是,如果对每一次球权归属决定进行回看分析,会过多打断比赛。

争议点之二

王彤犯规了吗?非明显漏判不能VAR

从目前我们看到的视频资料看,王彤是先碰到了皮球,或者说,这是一种类似于对脚的情况,所以无法认定王彤犯规,除非有其他角度的视频回放作为证明。

奥斯卡随后的两个动作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在王彤抢断之后,他倒地后顺势往前滚,结果滚了一半,奥斯卡突然转身往后滚,这是一个非常诡异的滚动轨迹。更有意思的是,随后奥斯卡便抬起了头,支着胳膊观看鲁能的进攻,当鲁能进球之后,上港的球员和奥斯卡才跑到了主裁判身边申诉。

当然,VAR拥有更多的视频权限,对于王彤是否“犯规”,尽管目前来看倾向于不犯规,但给予公众的回放角度有限,我们还是无法给出准确的定论。

问题的关键是,VAR规则在开头以醒目的方式提醒:“只有在视频回看分析证实明显错漏判的前提下,才可以更改其判罚决定,即,VAR并非验证“判罚决定是否正确?”,而是:“判罚决定是否明显错误?”

这其实也是此次VAR介入的关键,涉及到VAR是否应该回看王彤的这次抢断,从追溯时效上是允许的,但“追溯标准”上,王彤这次抢断至少目前来看,无法证明是明显犯规,自然也无法证明是明显错误,当然,更不是漏判,因为主裁判当时位置非常好,认定了王彤不犯规,所以,此次VAR的介入便存在了问题。

争议点之三

主裁判未现场回看,合规不合理

这次VAR取消鲁能进球,另一个争议点主裁判没有回看这次犯规。尤为关键的是,当王彤抢断的时候,主裁判就在跟前,他当时认定王彤没有犯规,随后,VAR提醒,结果澳大利亚主裁判阿姆斯直接根据VAR的提示进行了判罚,认定犯规在先,进球无效。

严格意义上,主裁判的做法符合规则,原因VAR规则表示:“视频助理裁判员仅可建议裁判员进行回看分析”,“始终由裁判员做出最终的判罚决定。”

但实际上,VAR有两种情况,其一是客观性的判罚决定,如犯规位置、越位、接触部位(手球/犯规)、球出界、球进与否,这些无需主裁判在场回看分析,其二则是主观性的判罚决定,适用于在场回看分析。

手球与否是客观性的,但手球是否判罚点球却是主观性的,同理,接触部位是客观性的,但接触是否犯规则是主观性的,比如,同样是背后对抗,类似的动作有的裁判员判罚防守队员犯规,有的裁判员判罚进攻队员假摔,所以,犯规其实适用于主观性的判罚,按照规则说明,需要进行在场回看分析。

在此前很多关于VAR的解读中,犯规直接被列入在场回看分析范围内。“鹰眼看裁判翘楚版”(国内一资深裁判主持)也表示:“没有规定裁判员必须要在场回看,但依据VAR工作有关指南,类似我们现在讨论的这个“犯规球”情况,裁判员不选择场边回看是违背VAR工作要求的!”

此外,VAR规定:“无论回看分析进程如何,不必感到时间压力,准确性比速度更重要。”显然,这次裁判员重视了速度,忽略了准确性。

这次事件中,主裁判在认定王彤不犯规的情况下,经VAR提醒,竟然在并未回看的情况下做出改判,虽然严格意义上不算违规,但从逻辑上、合理性上都存在问题,其实是一种明显不负责任的行为。

综上,VAR就时效性而言可以追溯这次“犯规”,但“犯规”尚无法证明是明显错漏判,VAR明确表示,非明显错漏判VAR不能介入;裁判员并未到场边回看视频,原则上是符合规则的,但在逻辑性、合理性上是存在问题,而且不符合VAR工作要求的。

广告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