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华生被无良房东坑惨!被收8千刀订金和高价清洁费!

当中国留学生万佳颖(音译,Jiaying Wan)在2018年首次抵达悉尼学习会计学时,她被迫为四个月的租金和押金预付了8,000多澳元。

她的学生宿舍房东还向她收取每周165澳元的清洁费和一次性75澳元的床垫保护套费用。

这位24岁的年轻女孩说:“我还没办进去就意识到自己被坑了,我压根就没见过什么床垫保护套。” “但我从来没遇见过这种情况,当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觉得自己被困在那个房间里了。” 她在来澳之前从网上找到了这个私人出租的房间,网上写着这是“寄宿房”。她一直通过微信与房东沟通。

最终,她选择求助法律咨询服务。 Redfern Legal Centre随后将房东告上新州的民事和行政法庭。法庭下令房东退还3600澳元的额外费用和押金,其中包括1000澳元的未经授权的信用卡费用。

小万说:“现在我每次租房都会格外小心,先留意有没有什么陷阱。”她说,居住条件不佳加剧了她留学期间的财务和精神压力。

「靠坑人发财的市场」

最新报告发现,全澳各地的留学生经常被黑心房东坑惨。

悉尼科技大学(UTS)和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进行的联合研究发现,在接受调查的2,440名留学生中,有一半以上与人合租,经常受骗、遭遇违法行为侵害、或被迫忍受恶劣的生活条件。

报告中指出的其他关键问题还包括:房东向留学生收取高昂的前期费用,居住条件拥挤且不安全,以及房东恐吓和骚扰租户。 悉尼科技大学自身法律讲师兼报告合著者伯格博士(Dr Laurie Berg)说,在共享住房市场,剥削“十分盛行,无人监管”。“这是一个靠坑人发财的市场。

留学生离家千里,非常脆弱,往往不知自身权益,在本地也没有家人和朋友可以教他们。黑心房东持续剥削留学生,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可以逃脱制裁。”

「他们根本不把我们当人」

前留学生阿坎克沙(Akanksha)2016年从印度来到墨尔本学习项目管理,与另外两人在一间人满为患的单人房中合租了几个月。她说厨房甚至连洗手池都没有。 “房东只是想赚钱,根本不把我们当人,而是以我们的绝望为生。”

伯格博士说,媒体上的剥削故事只是“冰山一角”,而当局需要进行改革。 该报告提出了七项建议,其中包括大学和政府需要提供更好的住房服务、更好的法律援助,并使房东承担更多责任。 2018年,澳大利亚的大学、职业学院、英语学校和中小学共吸纳了87.6万名留学生,创下历史纪录。

广告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