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上周在维州发生的这幕,正式宣告澳洲青少年犯罪问题没救了!

未来的希望?

虽然这是一个没人希望的结果,

但很遗憾的是,

困扰澳洲的青少年犯罪问题真的没救了…

近日,一所设于维州内陆地区的少管所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而其中的原因可谓是相当的“澳洲”

因为这所少管所内的管理人员居然集体

撂挑子不干了!

换句话说就是在澳洲时常体验到的 罢工

不过对于这次的罢工行为,小微却要实实在在地献上十二分的理解,因为这活 真的是没法干了!

10月2日上周三,在维州西北内陆一所名为Malmsbury Youth Justice Centre的少管所内,一名管理人员正在进行例行的监舍巡检。

在一间监舍内,这名管理人员发现了疑似大麻的痕迹,

就在他准备进行详细检查时,却突然遭到了这间监舍的“住客”青年的袭击!

这名青年使用一把由磨尖的扫帚头制成的利器,疯狂地朝着那位管理人员刺去!

受到袭击的管理人员上半身多处受伤,不过在及时送医后万幸没有性命之忧。

在这次恶性袭击事件发生后仅仅过了2天,

10月4日周五,又一起针对管理人员的暴力袭击事件又发生了!

三名被拘留的青少年,使用一把塑料材质的板球棍,对一名毫无防备的管理人员进行了突然袭击和殴打!

这名突遭横祸的管理人员身体出现了多处严重的淤伤,尤其是脸部更是惨不忍睹。

这两期接连发生的暴力袭击事件,终于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内的众多管理人员忽然群起并大吼一声: 老子不干了!

他们纷纷甩手径直离开了工作岗位,整座少管所也被迫进入了封闭状态!

但是,上周发生的这两起事件只不过是触发爆点的导火索, 真正导致这次所内管理人员彻底发飙的原因是,类似的暴力事件已经发生得 太多了!

据代表少管所员工的工会表示,光是在过去4个月的时间里, 在维州主要的两所位于Malmsbury和Parkville的少管所内,就发生了超过300起暴力袭击事件!

这些少管所内的青年,不仅绝大多数都是因为暴力事件而被拘留, 而且在遭到拘留之后,依旧延续着自己的暴力行为!

有在室内四处打砸的 有逃脱后爬到房顶上公开挑衅的。

还有持械暴乱大肆破坏的

以及赤膊和防爆警察干架的

许多被暴力袭击的工作人员,因为心理和生理都受到了严重的创伤,不得不永久告别工作, 这也让少管所内本就紧张的人手问题变得更加捉襟见肘,并最终导致整个系统陷入一个无尽的恶性循环中!

这次事件的发生,其实不仅不是一个偶然,而且甚至还从一个侧面解答了让许多人都颇感困惑的疑问: 为什么青少年犯罪问题,   在维州乃至全澳都愈演愈烈?

大家对于这个问题的第一反应也许都会责备于澳洲警察的“无能”, 但这只是问题的冰山一角。因为警察能做的只是抓人,而在抓到人后接下来的任务就将由司法系统接手。

然后问题的关键就来了: 澳洲的法律系统,  对于澳洲的犯罪青年,   已经无法提供足够的惩戒和威慑了!

就拿在墨尔本横行无阻,为非作歹的青年非裔帮派为例,其中的许多人都是进过多次局子的惯犯。 可是被抓又能怎么样呢?

只要在法庭上装模作样地 “哭诉”两句小时候的悲惨遭遇,加上有“肤色光环”的加持, 再遇上个“悲天悯人”的圣母法官, 基本上过场走完了,事情也就结束了。

这种脱罪的固定套路,可以说已经被很多不知悔改的惯犯们烂熟于心, 而且更有个别嚣张到极点的罪犯,甚至借此对澳洲的法律系统进行了 公开的嘲讽!

比如这个名叫Yak Dut的22岁肯尼亚难民,在一次发生在墨尔本西北部的例行车检中,Yak Dut对两名毫无防备的女警察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他不仅将她们打倒在地,还用脚猛踹两名女警的头部。

在被捕以后,Yak Dut不仅没有害怕,居然还狂妄地叫嚣称: 我肯定会被释放!   因为我是黑人!   我会打种族牌!

Yak Dut还自信地认为: 他一天监狱都不会蹲!   因为没有维州法官敢把一个黑人关起来!

虽然最后Yak Dut还是被判了刑,但是依然只有短短的 1年! 并且,由于光是审判这起事实不能再清楚的案件就在法庭上扯皮超过了1年的时间, 而且在这期间Yak Dut也都一直被羁押,所以相当于他已经服刑期满,并在刚被判完就被放了!

也许还好是因为已经22岁的Yak Dut硬是超过了成年标准好多,假使他勉强能算是个青少年,说不定最终的结果就被他说中了! 本该用来审判罪犯的法律,居然能受到被审判者的无情嘲讽,   这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啊!

而且,对于那些青少年或者说踩在成年线边上的罪犯来说 即使要被判蹲几天的局子,进的也基本不会是成人监狱, 而是环境“友善”得多的少管所, 不仅有单间住,还免费管饭, 无聊了就来搞一波事,   就当体验生活了!

虽然听起来相当匪夷所思,可遗憾的是,这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现实! 比如在这次Malmsbury少管所发生的板球棍暴力袭击事件中, 在3名作案者中,有两名年龄分别为18岁和19岁的青年,目前已经被转移至成人监狱。 那么问题就来了:   这两名已经完全成年的罪犯,为什么最初没有被关入成人监狱? 如果最开始就给这些罪犯以应有的惩戒,这件不幸的事情是否就根本不会发生了? 虽然在世界范围内,许多国家在对待青少年犯罪问题上, 都普遍会因为年龄和心智的原因而实行相对宽容的特殊对待, 但是从结果来看,在很大程度上不仅没有起到期待中的感化和矫正的作用, 而且反倒是越发地被 “成熟”和“精明” 的青少年们在犯罪后当做逃脱惩罚的 “挡箭牌” 法律之所以要对犯罪行为进行惩戒, 就是为了起到震慑的作用,让所有人都不敢僭越雷池一步。 当法律失去惩戒的能力   也自然失去了震慑的意义   如果这种法律无法震慑犯罪的情形成为常态,那么社会治安能好才是怪事了! 所以也就出现了: 当众在Melbourne Centre斗殴的。

可惜的是,面对这样一头显而易见的 “房间里的大象” 作为既是执法者又是立法者的政府,却往往选择做一只 “埋起头的鸵鸟”   当问题出现时,上演的戏码总是免不了: 先高喊几句响亮却又空洞的口号,再显示一下膨胀却又苍白的决心,最后挥一挥“政治正确”的大旗——Problem Solved 我信你个鬼哦! 小微认为,青少年犯罪已经毫无疑问地成为了目前澳洲最亟待解决的问题之一。 不论是政府还是整个社会都应该对此报以足够的重视。 如果继续在这个问题上自我麻痹, 那必将对澳洲的长远发展产生巨大的影响。

广告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