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iPhone,重拾翻盖手机
“身体上的缺失是我最先察觉到的,”29岁的凯蒂·里德说。二月份,她放弃了自己的iPhone并换成一部翻盖手机。“感觉像是我的身体少了某个东西。”这种像幻肢一样的感受会持续大约一个月。翻盖手机永远不会对你有同样的支配力。为了使得这一改变可以忍受,让自己慢慢来。对于身为巴尔的摩一所男校内数字媒体主管的里德来说,这个过程花了数年之久。首先,做一个智能手机的自我诊断。“如果有什么东西在你心里告诉你,这对你是不好的,那么就把它探究明白,”里德说。她发现持续地使用社交网站,尤其是Twitter,让她既焦虑又痛苦。
她从删掉自己iPhone里的社交媒体软件开始做起。那样做可能足够了,但是如果你仍旧感受到一种使你感到不安的强迫感,那么就考虑一下翻盖手机吧。开始更多地留心地理。里德之前最担心的就是失去了带有GPS功能的地图。没有了它们,你需要通过查地图然后打印或是写下来,以提前进行规划。“我买了一些地图放在我的车里,”里德说。你偶尔会迷路。不过请放心,周围有的是智能手机;在美国,大约80%的成年人有一部手机。你可以问路。其他人也可以帮你打Uber或是Lyft。最近,里德一岁的女儿过了一个生日派对。“我没拍任何照片,”她说,但是她当然也知道,其他人会拍。
准备好面对笨拙的短信输入预测技术。对于里德来说,这种T9输入法——也就是说,没有全键盘的输入法——是翻盖手机最令人讨厌的地方。你最终会更多地给人打电话。
社交往来会很有挑战性。人们嘲笑你,或是在你面前使用手机感到很不好意思。你的父母可能会不胜烦扰。旁观者会认为你憎恨技术。也许你确实这样,但里德不是。她每天会花很长的时间坐在电脑前,但她不再有重新用回智能手机的欲望。“过去有一种预期,那就是我随时都可以被联系到,”里德说。“我不想被迫地去回应那些消息。”
广告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