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工党前高官与中国某亿万富翁关系亲密 友情费拿20万?

一项调查显示,前新州工党秘书长杰米·克莱门茨(Jamie Clements)失业时压力很大,于是他求助于一位有权势的新朋友,得到了20万元的帮助。

一项反腐败调查发现,被赶下台的新州工党(NSW)秘书长杰米•克莱门茨(Jamie Clements)与一位中国亿万富翁捐赠者关系非常亲密,以至于当他失业时,这位大亨向这位前权力掮客支付了20万元,并提供免费的办公空间,让他重新开始职业生涯。

ICAC(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澳洲廉政公署)正在调查黄向墨在2015年工党中国之友晚宴上向杰米提供10万元现金之事。

据称,为了规避针对这位房地产开发商捐赠的限制,这笔钱被伪装成了“稻草捐赠人”。 黄先生否认了这一指控。

10月8日,黄先生的前顾问蒂姆·徐(Tim Xu,音译)表示,2018年12月,这位香港大亨的澳大利亚永久居留权被人收回了,直到他与工党的重量级人物建立了友谊。 调查还发现,他向工党和自由党捐款,向国家党也捐过款。

徐先生表示,黄先生第一次与杰米会面是在2014年底或2015年初,地点是当时位于苏塞克斯街(Sussex Street)的新州工党总干事办公室。

这位亿万富翁的前顾问表示,黄先生之所以对杰米感兴趣,是因为这位工党人士可能会帮他与维州政府建立联系。

他说:“有一个来自中国的代表团抵达了维州。” 他表示,两人在黄向墨奢华的摩斯曼大厦(Mosman mansion)和唐人街的肯师傅海鲜餐厅(Master Ken’s Seafood Restaurant)共进了晚餐。

在许多晚宴和会议中担任翻译的徐先生表示,杰米于2016年1月退出政坛,几个月后开始在黄光裕的裕湖集团(Yuhu group)工作。

10月8日,徐先生在调查中说:“当时杰米的压力很大,因为他丢了工作。为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他向黄先生寻求帮助。他建议,他可以为黄先生提供咨询服务,黄先生最终同意了他的建议,并将他留了下来。”

徐先生补充道,杰米每月从玉湖集团获得约1万元的报酬,并在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Promotion of the Peaceful Reunification of China)的同一楼层里工作。

正如人们所说,ACPPRC是一个亲北京的共产党阵营,黄先生曾在2017年底前担任该组织的主席。

徐先生表示,据称,这位亿万富翁和前政客签署的合同总价值约为20万元,外加皮特街的免费租金。这份合同已被终止。

今年6月,徐先生在一场私人听证会上向廉署提供了证据,但就在他作证之前,他收到了他父亲传给他的他与黄先生共同朋友的留言。

这位共同的朋友告诉徐先生的父亲,这位亿万富翁知道他的前助理已经和政府官员说过他在澳大利亚的活动。

他说:“不知怎么的,黄先生对自己的永久居留权被取消感到不满,他认为是我推波助澜的。”

据称,黄先生的信息还补充说,蒂姆知道真相。

徐先生表示,杰米的继任者凯拉•穆南(Kaila Murnane)也与这位亿万富翁会晤了两三次,并讨论了政治捐款问题。

时任众议院议员、正因发起“工党中国之友晚宴”(Chinese Friends of Labor dinner)而接受调查的Ernest Wong,也是黄先生的密友。

他们主要通过电话和微信联系,但他们往往会在黄先生翻译听不到的地方用普通话交流。

在杰米离开政坛近两年后,徐先生与杰米在悉尼北部的一家咖啡馆相识。 徐先生表示,杰米当时很担心ICAC的调查。

他说:“他似乎很担心这个调查,他真的不记得黄先生送过钱。”

他觉得黄先生带着一个奥迪汽车包走进了工党办公室可能是一个谣言,他后来才知道,那是一个装满现金的Aldi购物袋。

他说:“在我看来,黄先生不太可能自己一个人走进去,这个包也很不寻常。”

广告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