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8年前,为了抗议中国的审查制度和网络黑客攻击,谷歌退出了中国。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现在,这家互联网巨头正在为中国市场开发一个经过审查的搜索引擎,它可以过滤被中国政府列入黑名单的网址和搜索关键词。
这些人透露,谷歌的多个工程师团队正在开发一种搜索应用程序,能够限制被北京禁止的内容,因为不允许公开谈论该项目,他们要求匿名。他们还说,谷歌已经向中国官员展示了这项服务。
他们表示,该项目的存在并不意味着谷歌即将重返中国。谷歌经常构建和测试各种从未公开发布的服务。
谷歌在中国的逆转是由网站“拦截”(The Intercept)在早些时候报道的,这是美国科技公司试图调整产品,谋求进入庞大中国市场的最新例证——即便这样的调整意味着遏制言论自由。例如,领英(LinkedIn)审查在中国的内容。Facebook开发了可以阻止某些帖子出现在社交网络上的软件,目的可能是将其运用于中国,但没有迹象表明它已提供给中国当局。
很多这样的姿态似乎都未能赢得北京欢心。上个月,Facebook暂时获准在中国浙江省开设子公司,但几个小时后,批准突然被撤销
谷歌为中国开发的带审查搜索引擎已引起人权活动人士的强烈抗议。许多人担心该公司会屏蔽一大串外国网站,包括Facebook、Twitter和《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以及关于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和中国领导人信息等中文搜索查询。
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表示,如果该科技巨头接受中国的审查条款,那将是“互联网自由的黑暗一天”,并构成“对信息自由和互联网自由的严重打击”。
这项工作在谷歌自己的许多员工中也不受欢迎,近几个月来,他们在工作场所性别关系,以及人工智能如何应用于武器等问题上已经作出反击。四名知情员工称,周三,一些人在谷歌的内部信息平台上表达了对中国项目的失望, 这四名员工要求匿名,因为他们没有被授权公开发言。
《纽约时报》看到的一篇内部帖子称,一些被要求参与该项目工作的员工拒绝这样做,选择转换到不同的工作岗位或辞职。一些员工表示,这项工作违反了谷歌此前对中国审查制度立场的陈述,以及最近制定的人工智能道德使用原则,该原则指出,技术不应被用来侵犯人权。
“我们在中国提供了许多移动应用程序,例如谷歌翻译(Google Translate)和文件极客(Files Go);向中国开发商提供帮助;并对京东等中国公司进行了大量投资,”谷歌发言人泰吉·梅多斯(Taj Meadows)表示。“但我们不会评论对未来计划的猜测。”
虽然谷歌在2010年将其搜索引擎撤出中国,但该公司最近对重新获得这一全球最大互联网用户人口又表现出了兴趣。今年6月,谷歌宣布向中国在线零售商京东投资5.5亿美元。去年,谷歌公布了在中国开设研究中心的计划,该中心将专注于人工智能。谷歌还向中国市场发布了翻译和文档管理应用程序。目前它在中国拥有700多名员工。
在谷歌退出后的几年里,中国国内的竞争者已经崛起,包括中国占主导地位的搜索引擎百度。除了搜索,谷歌的大部分服务仍在该国互联网管控系统“防火长城”之外而无法访问,其中包括应用商店、邮件服务及YouTube。
其中一名知情人表示,谷歌与中国政府就接受审查的搜索引擎开始谈判,是在近期中美爆发贸易战之前。此人还说,谈判进展不顺利。
但中国政府仍然可以利用谷歌作为与美国政府谈判的砝码,后者一直对中国限制美国科技公司进入市场的方式持批评态度。通过让谷歌的搜索引擎重回中国,中国政府可以给特朗普一个政治上的胜利,赢得一些好感。
对谷歌来说,中国是一个越来越难以把握的市场。自习近平主席五年前上台以来,中国政府大幅收紧了网络审查。各家公司需要大量资源来满足政府的审查要求,而做不到这一点的后果则很严重。2018年上半年,中国的国家互联网监管部门关停或吊销了3000多个网站的许可证。
谷歌在世界上大部分地区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品牌,但对于成长在后谷歌时代的中国年轻一代来说,这个名字可能会引来一片茫然的目光。对谷歌来说,赢得这批人将是一场艰苦斗争,尤其是在它无法将自己与百度区别开来的话。
也有人质疑,经过严格审查的谷歌是否还有用。
“我们欢迎一个正常的谷歌回来,不欢迎阉割版的谷歌,”总部位于北京的分析公司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Data Center of the China Internet)研究院院长刘兴亮表示。“我们不需要第二个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