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高校生源减少 非名牌大学举步维艰

今年,共有九所大学和五所高等教育机构没有招满新生名额,还有三所大学——塔斯马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Tasmania)、联邦大学(Federation University)和埃文代尔学院(Avondale College)——出现了200多万澳元的资金缺口。

与去年年底的预算相比,联邦教育部今年在指定名额(包括副学士学位、医疗和受支持的研究生学位)上的总支出减少了690万澳元。

一份教育部文件显示,今年联邦大学总共获得了470万澳元的拨款,比原先的700万澳元减少了230万澳元。

而塔斯马尼亚大学的收入比其预期的5200万澳元减少了200万澳元,埃文代尔学院的收入比其预期的900万澳元少了260万澳元。

教育部门的记录显示,去年有1.35亿澳元的研究经费被重新分配给六个乡镇地区校区,而联邦大学、阳光海岸大学(University of the Sunshine Coast)和詹姆斯·库克大学(James Cook University)都获得了额外的招生名额。

然而,对联邦大学和塔斯马尼亚大学本科学位的需求也下降了。 联邦大学副校长巴特利特(Helen Bartlett)表示,目前分配名额的资助模式对小型大学不利。

政府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并在明年改变了模式,该校对此表示欢迎,并有信心在新模式下实现2020年指定的资金目标。

不过,来自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社会研究与方法中心的诺顿(Andrew Norton)表示,在总体需求疲软的时候,几所大学获得了额外的名额。联邦大学首当其冲,因为学生会被其他更加有名的学府录取。

此外,联邦大学学区内的出生人数减少,将加剧需求疲软的问题。 但是,他说,对塔斯马尼亚大学来说,还有其他因素在起作用,其中包括该校取消了在线注册服务。

塔斯马尼亚大学在各个方面都受到打击。除了国内需求疲软之外,10月份,它还被迫以严格的条件重新向高等教育资格和标准局进行注册。

新的条件与国际学生的学术表现有关。 监管机构要求该校提供详细报告,包括留学生来自何处,他们学习的内容,他们的入学途径和英语评估情况,学习地点(包括海外和第三方机构),以及他们的仲介。

广告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