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加码5000亿 北京对美国的四个没想到

美国总统特朗普7月20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准备好对进口自中国的5,000亿美元商品征收关税。此前19日白宫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声称,在贸易方面,中国与世界其他地区是“零和博弈”的关系,美国需要在高速发展的技术领域保护其利益。此前18日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说,是习近平阻止了中美之间就贸易问题达成协议。

威胁加码也好,将责任推到习近平身上也罢,总而言之贸易战仍然是中美拉锯的焦点。而事实上与美国判断习近平阻止谈判相反,北京近来在贸易战上采取了一系列降温的动作。

中共已在宣传层面降低对美国贸易战的调门,从宣传媒体至学术机关单位,均回避“中美贸易战”的说法,而改为“中美贸易摩擦”。 以往,在中国与日本、法国、菲律宾以及近年与韩国发生贸易角力时,往往会伴随中国官方媒体越来越高调的敌意,以及针对这些国家企业的无情“抵制外交”。但中国撕毁了它在别的经济纠纷中依赖的剧本,而是在欧洲、亚洲乃至美国本身寻求盟友,其官媒的报道和评论也相对克制。

且中国官方媒体正在软化关于其有争议的产业政策中国制造2025的言论。北京还指示媒体避免攻击特朗普(Donald Trump)本身。在具体的解决问题途径上,北京从7月6日以来多次谈到已经向世界贸易组织申诉,突出贸易纠纷的解决途径降低贸易战的战意。

贸易战进行到今天,中国在应对策略上出现了明显的修正。根本原因是中国对打贸易战的外部环境尤其是对手美国有着多个层面的没有想到。

第一,中国一开始对贸易战过于乐观。中国副总理刘鹤访美同美国达成四项共识之后,中国官方媒体大肆宣传成果,还对刘鹤进行了专访。这本身就是没认识到中美之间的问题严重性,过于乐观。

7月10日美国宣布将对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之后,中国商务部回应说对此震惊。此前6月15日特朗普宣布对中国开征340亿美元关税时就警告,如果中国采取报复行动,美国将启动目前暂缓的对2,000亿美元进口中国商品的征税。也就是说美方此次加征关税早前已经预告过,并非突然之举,中国商务部却对此感到震惊。这是没有做好准备的信号还是说中国对美国不加征2,000亿美元关税抱有幻想?

中国一开始制定的反击措施,步步针对特朗普的票仓,北京媒体甚至嘲讽美国是个农业国,尤其是中美进行了几轮谈判之后,中国对于贸易战是否会进一步扩散抱有一定的期待。正是认为特朗普会在票仓的问题上妥协,认为中国已经满足特朗普的要求多进口美国产品,特朗普的诉求已经达到了,所以才认为是稳赢的是乐观的。

而事实上,特朗普打贸易战根本上不是为了减少赤字,特朗普应该清楚中美之间的问题之所在,贸易战若是一个选举的策略,那么就不会在选前这么轻易弃用,尤其是已经宣布竞选连任的特朗普,至少会将贸易战这个筹码用到第二任期。


北京在贸易战上展现了强大的适应能力迅速调整了应对策略(图源:新华社)

第二,中兴华为等事件放大了中国的损失,激起中方的民族损失情绪,其发酵的程度中国官方没想到。贸易战对美国来说是必须采取强硬措施的大政治,对北京来说也是如此。在科技领域被美国打击三寸,北京不得不采取强硬措施来回应民众的失落情绪。但是中国在挽救民众自信时又走上了盲目自大的极端。让各方误以为贸易战会轻松取胜。

第三,北京误判美国各界尤其是美国商界对特朗普的影响。刘鹤此前访问美国密集会晤了一大批美国商界人士。北京也不止一次在外交场合呼吁美国各界劝说美国政府。

而事实上,商人出身特朗普并不看重商人对外交的意见。2017年8月特朗普就宣布将解散企业CEO扎堆的制造业委员会和战略与政策论坛。

在巴黎气候协定上,上百家公司层对特朗普团队进行游说,希望美国不要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苹果、微软、谷歌、Facebook、摩根士丹利与Gap等公司都曾为之发声,甚至石油公司埃森克美孚和雪佛龙都在该行列。但是特朗普不为所动。

在贸易战上,包括数个大型零售商在内的24家美国公司联名致信白宫,督促特朗普政府不要对中国征收额外关税。签署请愿书的苹果、谷歌、耐克等知名企业也表示,高关税将引发报复行动,触发一系列连锁反应。但是特朗普一意孤行。商界大佬蒂勒森(Rex Tillerson)、科恩(Gary Cohn)等华尔街精英都被特朗普踢出了权力核心圈。

北京应该认识到特朗普在政策上本身是不可预测的,他的决策不是什么其他的人可以选择随意影响的,传统影响美国领导人选择的方法在特朗普身上未必管用。

第四,北京一开始就误判纳瓦罗(Peter Navarro)等经济观点不会成为主流,但没想到白宫鹰派竟然长期掌握话语权。

特朗普上台后中国并没有认为中美关系会如此迅速进入经济对抗。因为纳瓦罗为代表的经济学派之前并不受重视,当时北京力推用百日计划满足特朗普政府在经济上的对华诉求。此前2017年中国官方媒体就多次强调中美贸易战中国不会输,美国是必然败的。

北京对特朗普加码2,000亿感到震惊本身是对美国敢于在自身利益受损的情况下同中国打贸易战震惊。这背后是北京没有想到白宫鹰派会成为主导特朗普政府对华贸易政策的主流。作为毫无从政经验的“政治素人”,特朗普入主白宫后,采取了一种让不同派别相互斗争、相互制衡的“权术”,对华鹰派没有随意失势,甚至短期内都不可能失势。

特朗普不仅仅是改变了美国国内政治生态,也改变了当今国际社会交往的惯例。用传统眼光和手法看待特朗普都是不合适的。北京修正了应对贸易战的策略本身也是在摸索应对特朗普的方法。

广告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