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城吃喝指南:皇帝过年吃什么?怎么吃?

故宫角楼餐厅的年夜饭近日引发关注。这也勾起了不少网友好奇心:在紫禁城中,古代帝王是如何吃饭的呢?他们过年时也像今天的人们一样要吃年夜饭吗?

团圆饭怎么吃 和今天的人们相比,清宫过年最大的不同点当属没有晚餐。 按清代生活习惯,皇帝吃饭只分早、晚两顿正餐。因此,严格来说,清代宫廷中并没有今天意义上的“年夜饭”。 早膳在早晨六七点钟,晚膳则在下午一两点钟。对于今天的人们来说,当年的晚膳其实相当于现在的午餐。 不过,在正餐之外,皇帝还是可以吃些小灶,包括各色点心、小吃。 以乾隆皇帝为例,平日里每天早晨起床后,他都要先喝一碗冰糖燕窝粥,这便是早膳前的早点了。 到晚上六七点钟的时候,还会有一次酒膳。这其实相当于今天的宵夜,吃的东西是一些点心和羹、汤等,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大鱼大肉。 因此,清宫中过年的团圆饭,也和今天的有所不同。 中国古代讲究男女有别,皇帝又有众多后妃。“团圆”也只好分成两场:早膳与后宫嫔妃一起吃,晚膳则和皇子们吃。

果盒怎么摆 到了除夕当晚,皇帝也要守岁。除了放烟花、看戏之外,清宫守岁还有特定的吉祥盘和消夜果盒。 其中,吉祥盘内要摆五个青苹果、红枣、栗子、磨盘柿子,谐音“清平五福、早早立子、事事如意”。 “消夜果”则是后妃常食用的糖、蜂蜜等甜食,多为奶制品、干鲜果蜜饯等。盛装消夜果的盒子颇为精美,盒子或圆或方,表面用珍珠、宝石镶嵌出花草、山水、鸟兽等图案。 这就好似今天的零食。不过在清宫之中,这些“零食”的主要功能还真不是用来吃。 除夕时,各宫都要摆吉祥盘、消夜果盒,以互相赠送、祝贺新禧。这样一来,果盘、果盒摆得是否美观,就关乎宫中后妃的面子。 而皇帝本人则充当裁判,往往要亲自审看品评一番。 也因此,每年的吉祥盘和消夜果盒都会制作得精美无比。乾隆十四年,在皇帝居住的养心殿和侍奉皇太后用膳的重华宫内,各用五十二样糖果、五十二样蜜饯摆出了二十六个不同造型的花鸟图案,并冠以吉祥名称。 不过乾隆皇帝看过后还觉得不满意,过年前还传谕旨:“养心殿摆的珠宝盒(消夜果盒)不如重华宫摆得好。尔等明日将养心殿珠宝盒撤去,亦照重华宫一样摆。”

过年的饺子什么馅儿 虽然除夕晚上吃的比较简单,但过年的饺子总是少不了的。 清宫惯例,新年头一天的子时一定要吃饺子,取“岁更交子”之意,而这饺子馅儿和今天相比也大有不同。 清代宫廷新年的饺子讲究吃素,素馅以干菜为主。有长寿菜(即马齿苋)、金针菜、木耳、蘑菇、笋丝、面筋等。 到清末,文献中出现了大年初一吃肉馅饺子的记载。光绪十一年《膳食档》载,正月初一,万岁爷在养心殿进煮饺子。其中有猪肉长寿菜馅、猪肉菠菜馅等。 皇帝吃饺子时也有佐料。《御茶膳房》档案载,清嘉庆四年,嘉庆皇帝吃饺子时的佐料有酱小菜、南小菜、姜汁、醋等。 喝什么酒 “饺子就酒,越喝越有。”清宫中吃喝的内容之中,一定是少不了酒的。 过年期间,宫内用酒当属屠苏酒。 腊月三十,茶膳房首领会同药房首领将大黄、桔梗、白术、肉桂各一两八钱,乌头六钱,菝葜一两二钱等研和成细末,用缝囊装好,悬在药房井内,离水三尺。 正月初一子时取出,用木瓜酒一斤、冰糖面五钱一同煎熬。这便制成了新年时用于开笔仪制的屠苏酒。 此外,有清一代的史籍中,自乾隆年间开始酿制的玉泉酒有不少记载。 此酒因多在春秋取玉泉水酿造而得名。玉泉水酿酒,原料配制与一般水酒不同。有文章考证,乾隆皇帝平时饮用的主要就是这种玉泉酒。 皇家食材从哪来 宫中酒水不同于普通人家,皇家所吃食材当然有严格规定。 比如,御膳房煮饭做菜用的水,是从北京西郊玉泉山专门运来的泉水,吃的米是黄、白、紫三色老米。在京西的玉泉山、丰泽园和汤泉等地,有专人培植这种稻米,供宫内食用。此外,还有全国各地的“贡米”。 而鸡、鸭、鱼、猪肉及时鲜蔬菜,都是在市场上采买的。 正餐吃什么 上面说的还都只是食材,具体有哪些菜肴呢? 以乾隆十二年十月初一日的晚膳为例,膳单包括燕窝鸡丝蕈丝白菜丝饟平安果、续八鲜、肥鸡白菜、炖吊子、苏脍、䑌鸭子、野鸡丝酸菜丝、芽韭抄鹿脯丝、烧麅肉锅塌鸡丝晾羊肉攒盘、摺叠奶皮等各式菜、汤二十余品。 其中几种名菜都要特定厨师烹调。 事实上,在当天的酒膳中,当时的名厨张安官就承做了几种菜肴。不过乾隆皇帝用膳时,感觉不像张的手艺,马上命小太监传旨,令厨役张安官再亲自做菜呈上。 可见乾隆皇帝口味还是很挑剔的。

吃饭之外的规矩 每到吃饭时,皇帝命令御前侍卫开始传膳。于是,大小官员立刻让大大小小太监在用膳场所布陈膳桌,将预备好的饭菜迅速从御膳房抬来,按照传膳的规定布菜。 不过,上菜之后皇帝并不着急吃。开吃之前的一道重要工序是观察——先要看看每道菜盘上放的小银牌是否变色。因为据说只要饭菜中下有毒药,银牌就能反映出来。 查验银牌后,随侍的太监还要先把每样饭菜尝上一点,这便是所谓的“尝膳”。 凡是遇到值班奏事引见的日子,官员需先在皇帝吃饭的时候递呈牌子。皇帝在吃饭之时会看牌子,才决定是否引见或准奏。 在紫禁城中,这最普普通通的吃,也均是皇家仪式的一部分。

广告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