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牛收购贝拉米引发争议 中国学者吁澳洲拿出更多诚意

在澳大利亚政府批准蒙牛乳业以15亿澳元收购贝拉米(Bellamy‘s)之后,中国否认了关于它一直自操纵食品安全法规,歧视外国公司的指控。 中国的学者和分析人士还表示,堪培拉对批准国家支持的中国蒙牛乳业的收购要约,只能部分缓解中国公司对在澳投资的担忧。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上周五披露该交易获得了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一致的有条件批准,蒙牛乳业周日未回应置评请求。尽管蒙牛尚未公开评论竞标条件,但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这家中国公司对履行这些义务没有任何问题。它们本来就是取得FIRB批准的前提,并且批准是自动进行的。 在北京的中国澳大利亚研究协会副秘书长胡女士(音译,Diane Hu)表示,要想平息中国企业对在澳投资的担忧,不能只依靠一个决定。 她说,悉尼大学与澳大利亚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和中国澳大利亚商会进行的调查表明,澳大利亚的外国投资法规给中国企业带来了“挫折与怀疑”。

胡教授对有关中国当局故意拖延批准贝拉米对中国出口其婴儿配方奶粉所需注册程序的说法提出了批评。她说:“这种说法是荒谬的,毫无依据。为确保中国食品安全而进行的正当注册程序被误认为针对某些企业的,但实际上,已注册的奶粉制造商中有20%是非中国企业。” 。 FIRB批准收购的条件是公司的大多数董事必须是住在本地的澳大利亚公民,公司总部在澳保留至少十年,以及蒙牛投资至少1200万澳元在维州设立或改善配方奶粉加工设施。

贝拉米还在墨尔本拥有一家罐头厂,但在等待中国许可审批期间,该项目的计划资本支出被搁置。贝拉米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家营销公司,在澳大利亚没有关键的基础设施。 塔州绿党参议员怀希·威尔森(Peter Whish-Wilson)已要求财相考虑中国当局拖延贝拉米出口奶粉的重要审批程序是否符合两国之间的自贸协定。 曾是投资银行家的怀希·威尔森概述了对蒙牛收购的诸多担忧。蒙牛的部分股权掌握在国有的中粮集团手中。

在2018年1月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现称为SAMR)配方奶粉注册法规实施之前,中国市面上大约有3000种配方奶粉(大多数是国产品牌)。此后约有一半消失。 据花旗分析师泰格(Sam Teeger)称,虽然SAMR的批准在2019年有所增加,但其中78%给了中国本土品牌的产品,只有三个外国品牌获得了注册,而它们也与中国本土品牌和国企有一定联系。

广告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