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崩盘、股市滑坡、澳元跳水,澳洲经济到底怎么了?

最近一段时间澳洲金融市场上弥漫着悲观的气氛,澳洲股市在二三季度刚刚有所恢复之后,再次遭遇重挫,回吐18年以来全部涨幅。正如我们昨天文章中(点此查看)提到,一度成为华人投资者宠儿的房产市场更是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悉尼房产价格创下28年来最大年度跌幅》、《公寓建造量下降到六年来的最低点》、《中资开发商逃离“可怕”的市场》……

除了本地媒体,专业机构也纷纷唱衰房市,摩根·史丹利和麦考瑞都在最近月给出了澳洲首府城市房价跌幅可能会进一步扩大到15%的预测。

与此同时,澳洲的外部经济环境也很不太平。随着中美贸易战的不断升级,导致大宗商品价格掉头向下,严重影响未来澳洲贸易收入前景。因此,澳元汇率在整个2018年的走势一路向南,走出了一条“完美”的下降通道!

这也就难怪澳洲以外的一些主流媒体开始质疑,澳洲经济持续27年无衰退的纪录,能否继续保持下去了。

那么澳洲经济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

市场的担忧会不会变成现实?

未来的投资方向又在哪里呢?

在进一步分析澳洲经济的问题时,首先需要做一个简单科普:在宏观方面,对于澳大利亚经济发展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内因,而不是外因。

很多人可能会觉得澳洲经济主要依赖矿业出口,从而推导出澳洲经济的稳定性很差;只要外部环境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导致矿产品价格下跌乃至澳洲经济衰退——持这种观点的华人特别多,因为澳洲经济过去十几年的增长,很大程度要感谢中国、印度和东南亚等新兴经济体的带动,更让他们确信澳洲经济其实是亚洲经济的附庸。

矿业在澳洲固然十分重要;作为本国人口数量有限,但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这包括矿产品、农产品、土地以及旅游等综合资源——澳洲的出口贸易也确实重要。但作为一个从上世纪开始就已经跻身发达国家的经济体,澳大利亚和巴西、委内瑞拉、以及大量北非和中东等,依靠单一资源或能源出口作为唯一支柱的国家,有着一个最本质的区别:

主要服务于本国的第三产业,占据澳洲经济总量的绝对统治地位;再加上完善开放的法律和政治体系,使得澳洲经济的自我调整和修复能力远超以上这些经济结构单一、抗风险能力低的新兴国家!

换句话说,澳洲经济的下限非常高,因为澳洲经济的最核心支柱是内需而非外需。

而对澳洲经济来说,目前最核心的产业是哪些?

用两个最简单的数据可以证明这一事实:

首先,在过去的十年中,澳大利亚在绝大多数时间里都是一个贸易赤字国家;也就是说贸易帐对澳洲经济的贡献总体来看是负的。只在2010-2011年和2017年至2018年上半年的两段时间内,出现过连续贸易盈余的情况,而这两段时间基本与澳洲经济的在过去十年中的两次GDP增长高峰重合。

其次,矿产业在澳洲经济中的总体占比始终在下滑——根据澳洲统计局的最新官方数据,2018年二季度金融业GDP总量比整个矿产业GDP总量高出多达47%。因此,即使在铁矿石价格创下几十年最低的2015-2016年里,澳洲经济也没有出现衰退,依然保持着平均在2%左右的增速。

可以说澳洲稳定的内需和服务业保障了本国经济稳定增长的下限,而外需旺盛时则往往可以推动澳洲经济短时间内的爆发性增长,来提高上限。

但澳洲经济是不是可以高枕无忧了呢?

并不是,因为目前的澳洲经济面临的挑战恰恰是来自内部的!

我在这里引用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的首席经济学家Bill Evans最近的一段话,可以说是对澳洲经济问题的高度概括:

“不仅仅是澳大利亚,全球经济增长的高峰已经逐渐过去,并且会在未来几年逐步放缓;而澳大利亚经济主要面临的阻力来自于信贷市场还将继续收紧(尽管央行利率可能将继续保持偏低),和家庭债务偏高导致的消费增长缓慢,以及未来房产市场还将继续下滑。”

就像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美国和中国,都深陷债务过高的问题一样,澳大利亚目前同样面临着严重的“债务陷阱”。

和美国极高的政府外债水平及中国大量地方债与企业债难题不同,澳洲面临的是家庭债务过高的问题。从14年开始,澳洲的家庭债务水平一路高涨,储蓄率同时快速下滑——因为澳洲的个人收入水平在过去几年中停滞不前,大家不得不消耗储蓄或者举债消费。

当然,如果举债消费能有效推动经济增长,并促进劳动力市场需求,最终拉动个人收入增长,那么暂时的债务偏高会逐渐被收入增加所冲淡。遗憾的是,虽然澳洲的失业率在过去几年中连续下降,但工资增长却依然处于几十年未见的低位,甚至在2017年低于通胀。

与此同时,另一个数字可以说彻底拉响了澳洲经济的警报——澳大利亚的商业利率正在不断攀升。虽然澳洲央行RBA的利率水平已经连续两年维持在历史最低的1.5%,但由于全球主要地区,特别是美国利率的不断推升,已经使得澳洲银行间拆借利率(澳洲核心商业利率标杆)在18年以来攀升了近50个基点。

我们现在来做个简单的汇总:家庭债务历史新高,收入水平迟迟不涨,利息成本开始上升,结果显而易见——消费能力下降。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判断澳洲的GDP增速在2018年二季度达到了一个峰值之后,在未来两年将逐步放缓。

无独有偶的是,全球其他主要经济体——尤其是和澳洲连续最紧密的中美两国的市场形势,也不容乐观。特别是当前,全球都面临着去杠杆的挑战。

除了美联储加息给市场带来的冲击之外,一波更加强劲的全球央行紧缩风潮还在后面等着所有人。

从下面来自摩根史丹利的预测来看,全球风险资产——尤其是二级市场,将要面临的最严峻的挑战很可能会出现在2019年。

就像所有的市场一样,澳洲的经济环境和金融市场都有自己的周期性。从目前的种种迹象来看,澳洲经济正在从高峰回落,而作为经济领先指标的股市和资产价格的下滑,明显走在了前面。

展望未来,所有投资者可能都需要做好面对市场修正的心理准备。但这并不意味着世界末日的到来。相反,在退潮之后,可能反而是在海滩上寻找宝藏的时候。

投资市场也是一样,不同的经济运行阶段有不同的资产选择方向。

澳财网即将在12月4日举办的“掌上澳财,智瞰未来——澳财2019财富高峰论坛”就请来了澳洲不同金融投资领域的顶级大咖们,分享目前经济环境下的投资智慧与专业思维,为您打开“乱世”投资的新思路。

广告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