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物价指数下降1.9% 创下72年来最大季度降幅!

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澳大利亚今年第二季度的消费支出下跌了1.9%,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季度下跌。

不过,受益最大的群体是有年幼子女的在职父母,由于在本季度大部分时间内,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对幼教行业提供了全部补贴,使他们的育儿成本降低了95%。

除了免费托儿服务,澳统计局表示,燃料价格下降了19.3%,小学教育成本大幅下降——其中新州、维州和昆州的学前教育免费。

澳大利亚统计局首席经济学家Bruce Hockman指出:“如果剔除这三个因素,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在该季可能会上涨0.1%。”

疫情间抢手货价格上涨

在疫情刚开始的时候,许多高需求产品的价格急剧上涨。

洗手液等清洁和个人护理产品的价格上涨6.2%,包括厕纸在内的产品价格上涨4.5%,原因是消费者恐慌购买。

许多食品价格上涨,尤其是那些适合囤积的种类。

统计局指出:“由于消费者需求旺盛,超市特价产品减少了,而金枪鱼罐头、肉类罐头、大米和面食等一系列可以囤积储存的产品价格也有所上涨。”

但是在第二季度,蔬菜价格下跌了 1.4%,牛肉价格下跌了 1.1%,而其他肉类和海鲜价格上涨了6.1%,水果和蔬菜价格也上涨5.8%,导致食品价格出现了自2011年以来的最大年度涨幅。

而因为疫情,很多人不得不花更多的时间在家里工作和娱乐,这也使得零售商们重新调整了相关产品的折扣。

家具价格上涨3.8%,各类家用电器价格上涨3%,音频、影音和电脑设备价格上涨1.8%,这是很不正常的,因为这些设备的价格几十年来一直在下跌。

价格跌破历史记录

澳大利亚消费价格指数(CPI)可追溯到1948年,有记录的第二大季度跌幅是1953年12月的1.5%,原因是澳大利亚摆脱了朝鲜战争期间羊毛价格飙升的影响。当时,羊毛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出口商品。

今年,澳大利亚还出现了年度通缩,物价同比下降0.3%,这是该国第三次出现通缩,上一次出现年度通缩是在1962年和1997-98财年。

经济学家Hockman说:“通常全球经济出现一些意外事件,比如油价受到冲击时,会导致通货膨胀,而且往往有滞后期,而这种变化带来的影响会因国内经济状况而加剧。”

塔斯马尼亚大学副校长、独立经济学家Saul Eslake表示,这种通缩——即消费者价格下跌——在历史上是不寻常的,因为它出现在经济衰退之前,而不是在衰退之后。

他说:“在过去,每当我们出现通缩,都是在经济衰退的背景下发生的。”

房租下跌,而且还会继续跌

今年第二季度,全澳住宅租金下降了1.3%,澳大利亚统计局表示,这是自1972年以来首次出现下降。

REA集团的经济研究主管Cameron Kusher说,全澳的租金回到了2017年3月的水平。

他说,“住房租金可能会进一步下跌,需要相当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到以前的高点。”

“对realestate.com.au的高需求可能是因为人们有可能找到更便宜、更好的出租房,CPI数据就是明证。”

Knight Frank 的经理Robbie Yeoland说,去年霍巴特的租赁市场曾一度繁荣,但现在,疫情和边境限制让租房市场迅速衰落。

而在悉尼和墨尔本因为少了国际学生这个巨大的市场,房屋租赁市场的价格一降再降。

为什么价格下跌是坏事?

作为消费者,最开始可能会享受到价格下跌的利好,但经济学家警告称,长期通缩是最大的经济威胁之一。

“持续的通货紧缩至少会造成两种破坏性后果,”Saul Eslake说,

“首先,它会鼓励人们推迟消费,因为他们相信自己在未来还能买到更便宜的东西,而这可能会使经济衰退更加严重。”

“其次,价格下跌会使人们更难偿还债务——按实际价值计算,当价格水平下降时,债务的价值就会上升。

“考虑到澳大利亚家庭的债务规模,如果房价连续几年下跌,这将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

广告专区